他们走着,不停地走,一面唱着《永志不忘》,歌声休止的时候,人们的脚步、马蹄和微风仿佛接替着唱起这支哀悼的歌。

我妈平时说话都不怎么利索,絮絮叨叨总能扯个没完,话却永远是那几句 。我自己觉得没意思,和她唠两句总要吵起来。成天这样她倒觉得很有趣,毕竟我妈骂我永远一针见血,也只有在这时候我才觉得我是她亲生的——原来她还知道我这么多的事哦。我总觉得这些话在她心里演练了无数次,才能每次都如此顺畅的讲出来,连犹豫也不能,非要一把刀痛快插到我心底。她也许只能说我了吧,成天拿着我的缺点和人唠嗑。以损害我的尊严为笑料与乐趣,这大概是她作为母亲特有的娱乐方式吧。

评论
© 林声何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