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走着,不停地走,一面唱着《永志不忘》,歌声休止的时候,人们的脚步、马蹄和微风仿佛接替着唱起这支哀悼的歌。

顾哥

意气风发绿鬓朱颜少年才俊

每追完一部剧就感觉自己的一部分被抽离了出去,总要有几天魂不守舍,太念旧也不好,不管结局如何我总是要哭。

以后真的要什么事都要自己一个人去做了。连可以一起出门的朋友都无了。当然也没什么,毕竟我也不出门。

Queen of Denmark John Grant

靠哦,中国农民顾大哥又出来逛街了,我他妈笑死。

顾女士真是甩人达人。她保持着一年和一个朋友绝交的记录,我羡慕了,她朋友怎么这么多,而且居然都能容忍她的臭脾气。

顾女士在永远被人爱和永远不爱人这事上从没输过。

今夜没有人离去

翻博客的时候发现我把关于我妈童年及青春时的事写成的短篇给删了,那是我记忆中关于她所述说的极少的回忆片段的全部了。当时写完就忘了,现在也记不起来几个零碎片段了。只知道她在讲这些事情时及其的哀怨。那几个瞬间我甚至忘了她在现实的模样,开始感叹她年轻时是多坚韧多明朗的人,然后就开始茫然——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不过她本人也觉得过往是不足挂齿的,而我更想了解她是怎么度过她昏暗的青春时代(不过她如今的生活也不尽人意,为了无尽的琐事斗上个头破血流。),毕竟我是在步她后尘。仔细回忆我们母女两的人生简直就是个完美的圆——原原本本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绕回来。

我还没洗头,这是今天最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Lana Del Rey (Remixes) Lana Del Rey

唉,我好爱看别人去爱和被爱。不是单纯的爱情,所有的情感我都爱。自己得不到的幸福看别人经历一次也好开心。

我妈平时说话都不怎么利索,絮絮叨叨总能扯个没完,话却永远是那几句 。我自己觉得没意思,和她唠两句总要吵起来。成天这样她倒觉得很有趣,毕竟我妈骂我永远一针见血,也只有在这时候我才觉得我是她亲生的——原来她还知道我这么多的事哦。我总觉得这些话在她心里演练了无数次,才能每次都如此顺畅的讲出来,连犹豫也不能,非要一把刀痛快插到我心底。她也许只能说我了吧,成天拿着我的缺点和人唠嗑。以损害我的尊严为笑料与乐趣,这大概是她作为母亲特有的娱乐方式吧。

我愚蠢的理想主义 阿肆
Loving you/Yêu anh B Double O

摘纪录:

我阅读的书籍不代表我的水准,我背诵的理论不代表我的学识。它们是其他人思维和天才的产物,与我无关。我没有资格因阅读别人的成就而自我满足——人只应为自己的成就而骄傲。那是别人的光,我可以借光四顾,但不能错觉自己也在发光,以至自居为光源,去看光外的人。在能成为光源前,我低下头,沐浴光。 
——民黑_

感谢推荐

Collapsible Lung Relient K
Valder Fields 2009北京演唱会 Tamas Wells

没找到我听得那一版······

摘纪录:

摘纪录:

我们花一辈子的时间,等待父母给我们道歉。他们花一辈子的时间等我们说谢谢,而我们都得不到想要的。
                                 ——《随性所欲》

摘纪录:

人一旦堕落——哪怕是短暂的几年,上帝就会以更快的速度收走你的天赋与力量......
——蒋方舟

用抑鬱症博取同情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

ANRIO临川:

抑鬱症一點都不酷,抑鬱症不是心裡疾病,抑鬱症不會一不開心就拿刀片在手上畫十字架,我已經因為抑鬱症失去一個朋友了,希望那些用抑鬱症博同情的同學長點心好嗎 ,在你們假裝抑鬱症嚷嚷著我要買刀片我要割脈我要自殺的時候,真正的抑鬱症患者在高樓一躍而下。

Little Moon Grant-Lee Phillips
Chesapeake Rachael Yamagata
© 林声何如 | Powered by LOFTER